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外交对峙五天后,澳媒两名记者紧急撤离中国

澳大利亚悉尼——两名澳大利亚记者在经历了五天的外交对峙后匆匆离开中国。此前中国国家安全官员突然上门,令人担心他们将被拘禁。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驻华记者迈克尔·史密斯(Michael Smith)和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驻华记者比尔·伯特尔斯(Bill Birtles)在各自的机构匆匆安排好航班后,于周二上午抵达悉尼。他们是目前澳大利亚媒体在中国工作的最后两名记者。 离开之前,澳中两国外交官进行的谈判令中国取消了对他们的出境禁令。此事成为关系不断恶化的两国之间的最新冲突,也突显出中国政府在限制国内独立新闻报道方面越来越强硬的策略。 “他们匆忙离开中国,标志着两国之间似乎已跌至谷底的关系再创新低,”罗维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前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和《澳大利亚人报》(The Australian)驻华记者马利德(Richard McGregor)说。 “其他与中国角力的国家应该注意到这一点,”他还说。“如果他们同中国的双边关系恶化,那么他们自己的国民也会被推到风口浪尖。” 对史密斯和伯特尔斯来说,上周警察的来访让他们日益感到危险的临近,并加快了离开此地的进程。上周四午夜过后,七名身穿制服的警察分别前往史密斯在上海和伯特尔斯在北京的家。 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报道,中国调查人员试图向伯特尔斯和史密斯询问有关成蕾的问题。成蕾是澳籍人士,在中国的CGTN国际电视台担任商业新闻主持人,于今年8月被拘捕。 伯特尔斯和史密斯都对此案进行了广泛报道,包括成蕾被“监视居住”的细节。监视居住是一种广泛的羁押权力,可以据此实施长达六个月的羁押,不准家人或律师探视。 周二,在两名记者返回澳大利亚几个小时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首次证实,成蕾因涉嫌危害国家安全正在接受调查,这是一项宽泛的罪名,包括从事间谍活动、非法获取国家机密或颠覆政权等。 史密斯表示,除了企图恐吓他们,没有任何充分的理由将他与伯特尔斯卷入此案。 “他们问我的都是一些基本的问题,比如, ‘你认识她吗?你见过她吗?’而我只见过她一次,在北京的一家酒吧,和很多其他记者一起,我并没有真正和她交谈,”他在周二接受采访时说。“我没有什么可以提供给他们的,所以我很困惑,为什么我是他们调查的目标,显然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在澳大利亚主要公共广播电视公司ABC发布在YouTube上的采访中,伯特尔斯说,他似乎成了外交争斗中的一颗棋子。“我感觉整个事件都是为了骚扰,”他说,“感觉非常非常政治化。” 史密斯和伯特尔斯此前已经收到了威胁在加剧的提醒——上周早些时候,澳大利亚外交官告诉他们应该考虑离开中国,两人本计划于周四离开。 中国警察到达时,伯特尔斯正在举行告别宴会。史密斯则是被他们的到来惊醒。“他们拍摄我,用聚光灯对着我,他们给我读了一份声明,问我是否了解中国的国家安全法,”史密斯说。 警察告诉他们,他们被禁止离开中国,并要求他们签署一份知情声明。他们还被告知,第二天将有人与他们联系,以安排正式问询的时间。 伯特尔斯立即打电话给澳大利亚大使馆,被使馆安排到那里待了几天。史密斯也被置于外交保护之下,中国官员一再要求面谈,两位记者都以担心人身安全为由拒绝了。 澳大利亚政府最终获得了北京的承诺,经过一个小时的问讯后两人就可以自由离开中国。周日,伯特尔斯在澳大利亚驻华大使傅关汉(Graham Fletcher)陪同下接受了中国当局的讯问。 这次对峙和两名记者的突然离开将被广泛视为与中国关系恶化的表现。 数十年来,澳大利亚的经济增长严重依赖向中国出口,尤其是铁矿石、煤炭和其他原材料,澳大利亚的大学也严重依赖来自中国的自费留学生。 但澳大利亚也日益抗拒中国的政治影响和外交要求。今年,它带头呼吁对新冠病毒大流行进行国际调查,这激怒了北京。 澳大利亚的中右翼政府还推动通过了一项反对外国政治干预的法律,这被广泛认为是针对中共的。 从更大的范围看来,澳大利亚最后两名驻中国记者被迫回国,是驻华外国记者条件收紧以来最为紧张的一次事件。 ABC北京分社于1973年在澳中关系正常化后不久开设,成为首批在中国开展业务的外国新闻机构之一。现在,只有少数国际记者留在这个国家,澳大利亚的新闻媒体被全面封锁。 “自1970年代初以来,我们一直在中国报道所有的起起伏伏,”ABC新闻总监加文·莫里斯(Gaven Morris)说。“在这样一种背景下,我们实际上是被催促着离开,着实令人惊讶。” 多年来,中国政府一直使用的是不那么极端的手段。如果不喜欢某些外国记者的报道,中国往往对他们施加压力,给他们的签证时间短于通常的12个月。但从今年年初开始,中国明显更倾向于让记者离开。 今年2月,政府宣布驱逐《华尔街日报》驻中国的三名记者。3月,中国政府宣布,为《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工作的十几名美国记者也必须离开中国。 北京表示,这是对特朗普政府将五大国有新闻机构驻美工作的中国公民人数限制在100人内的报复。 最近几周,中国外交部停止为在美国新闻机构工作的外国记者续签证书,令僵局进一步恶化。 现在,中国安全官员的直接施压似乎引发了一场外交对峙,因为这两名澳大利亚记者担心被拘押在专制的司法体系中。 虽然很难判断出境禁令是否会发展到拘留,但马利德说,这应该被视为一种相当严重的威胁。“一旦被拖入中国的调查,他们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权利,”他说。 类似的例子不难找到。在成蕾被拘捕之前,澳大利亚政府与北京曾就另一名被拘禁的华裔澳大利亚人、作家兼商人杨恒均发生争执。 他自2019年初以来一直被关押在中国,今年以间谍罪被起诉,但他否认了这一指控。本周,他在近两年来首次获准接触律师,并在转达给家人的口信中做出了强烈指责。 “他们可以虐待我;我得不到法律代理——这是政治迫害,”他说。“我是无辜的,我将战斗到底。”